宋程飛的微信頭像很有意思:一隻長了翅膀的橙子,上面還畫了一個超人“S”的標誌。
  他解釋,橙子飛起來就是“程飛”。設計LOGO頭像的同學覺得他“無所不能,感覺就像超人一樣”,所以加了一個“S”。
  採訪的前一天,“橙子超人”剛剛結束了一場由首師大紅十字會主辦的造血乾細胞知識講座。3個月前,他在解放軍海軍總醫院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造血乾細胞採集捐贈,輓救了一名14歲小男孩的生命。雖然這是他大學4年獻血經歷的1/46,但卻是最令他難忘的一次。
  2013年12月30日,坐在圖書館里複習考研的宋程飛突然接到了中華骨髓庫的一個電話:他的造血乾細胞與一名14歲患病小男孩初分辨相匹配,可以進行高分辨檢測,若成功匹配,則可以捐獻。
  “簡直是做夢!那麼小的配型概率居然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據瞭解,每年全國180萬對造血乾細胞配型中,只有4000例成功,概率極低。
  由於病情十分嚴重,醫院決定加快捐獻工作節奏。剛過完年,怕驚著父母,宋程飛扯了個謊就趕赴醫院。
  從病人檢索、匹配、志願者同意、病人放療化療後病情趨向穩定並完成捐獻需要2~3個月,可宋程飛只用了1個月零11天。
  今年2月7日,他正式開始捐獻。由於患者身材較胖,醫生預測需要二次採集。於是,在宋程飛雙臂的臂窩安裝了“留置針”,一戴就是3天。第一天,他明顯感覺血管里有異物,很不舒服,紗布纏著隆起的雙臂讓他看起來“像個怪物”。
  2月11日,宋程飛終於完成了捐獻,了卻一樁心事。
  這種感覺讓他想起了初次獻血的經歷。2008年汶川地震,醫院血庫告罄,大部分地區開始徵集獻血。當時宋程飛未滿18歲,不能獻血。這讓他很鬱悶。
  終於等到18歲,宋程飛獻出了人生第一個200CC。
  到了大學,他開始定期獻血,同時瞭解到更多的專業知識。“成分血”是他最常捐獻的血型,因為兩次捐獻只需14天間隔,“它是把你的血抽出來後,提取血小板,之後再把血輸回身體。”宋程飛說,這種獻血方式更利於身體恢復,但對血的質量要求更高。
  最初,他身邊的人很不理解他頻繁的獻血行為,認為他“有病”,甚至有人說“獻血會上癮,不獻的話血管會發脹”。在宋程飛看來,這些說法很荒唐,他仍堅持這麼做。漸漸地,誤解變成了佩服。而後,他還帶動了身邊五六個同學加入獻血的行列。
  除了定期獻血,宋程飛還熱衷於校內外各種公益活動。
  他看見有人在公交站貼小廣告,就跟著那個人一路撕下來。他一有空就出去鏟除小廣告,這一干就是半年。他把每次撕下的小廣告都積攢起來,最後稱重,足足30公斤。“還是沒什麼效果,後來我就停止了。”說這話時,他撓了撓頭,眉頭微皺一下馬上又舒展了。
  2012年初冬時節,首師大本部附近經常有小偷出沒。這一次,宋程飛化身“志願保安”,每天晚8時~9時,主動在學校附近巡邏。“首師大男生是少,但不是沒有!”他笑著強調。
  那段時間,宋程飛並未看見小偷,只聽說某一天在他們巡邏完畢離開後,發生了盜竊案。對此,他後悔萬分。
  遺憾並不是他志願工作的主旋律,學校圖書館的新坐椅、校園裡“暴露狂”頻頻出沒的角落裡樹起的新路燈都是在他向學校的建議和推動下建成的;3年來,部分從良鄉校區搬回來的學弟學妹們的行李,都是他扛回來的;每年體測2100米,原本完成不了的同學都在他的帶領下堅持了下來……
  熱心腸讓他擁有好人緣,也給他帶來了很多不屬於他的任務,“別人找我幫忙,我一般是不會拒絕的,但也怕,特別怕做不好。”宋程飛臉上帶著憨憨的笑容,“他們都說我挺二的,我也覺得自己挺二,不過這樣挺快樂。”
  “你看那球場的塑膠都磨破了,我跟學校反映,還沒解決。”結束了採訪,路過籃球場,宋程飛念叨了一句。現在,雖然他臨將畢業,但卻仍有操不完的心。  (原標題:都說我二 但我快樂)
創作者介紹

班系服

ga20gaebk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